历史 / 中国史

当前位置:夺金宝 > 历史 / 中国史 > 夺金宝:弘法利生,去塞内加尔达喀尔李自健摄

夺金宝:弘法利生,去塞内加尔达喀尔李自健摄

来源:http://www.gxqchy.com 作者:夺金宝 时间:2019-12-26 04:05

夺金宝 1

文/李清心

图:“星云大师画像”由本报编辑郭红松所绘,并由文化部部长蔡武在“星云大师一笔字书法展”期间作为礼物赠送给了星云大师

真迹与印刷品完全是两码事,不过,看过画展再看画册,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夺金宝 2

今日,天气晴好,风轻日暖,我和书画院的老师及同学一起从株洲来到长沙李自健美术馆观看齐白石老人的真迹展览。

星云大师为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题写“佛”字本报记者 马晓毅摄

这座号称全球最大的个人艺术美术馆,座落于长沙市岳麓区湘府路大桥西北岸,远远望去就像一座优美的殿堂伫立在湘江之滨。

由文化部、国务院新闻办、中央电视台、国务院侨办、对外友协、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等主办的2013“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评选”颁奖典礼近日在北京举行。获奖的十位个人和一个团体来自世界各地,代表了不同的文化领域,其中就包括为世界和平与文化交流贡献卓着的星云大师。

夺金宝 3

在星云大师下榻的中国紫檀博物馆,记者有机会聆听了他的开示,并现场亲识了其“一笔字”书法的神韵。

这次观展可谓是一举三得!

星云大师已87岁高龄,当天见到他时,虽然行路缓慢,但神朗气清,思维敏捷,言谈清晰睿智。他的眼睛虽因糖尿病致视物模糊,但与多人对坐而谈,谁坐何处,尽在其心中。可谓:面对大千世界,依然神闲气静;处于纷纭世事,却是满怀信心。

其一,得以走近大师,欣赏白石老人的卓绝技艺!

前些年,星云大师试写“一笔字”书法,而后竟一发而不可收。观其近作,更感到信笔任墨,收放自如,灵动自然,自成体式。

夺金宝 4

星云大师的笔法朴拙中融入圆转流动,法不求与古人同,而神亦自足。胸中无尘埃,自有艺术澄明之境界。对于大师本人,尚属独辟蹊径,弘法利生,传播佛教和中华优秀文化;对于观者,则是可尽享艺术之美,提升道德境界,感悟人生智慧。

在展馆买的画册

一幅油画

夺金宝 5

2000年初春,记者到洛杉矶专程采访中国留美画家李自健,他因创作油画《南京大屠杀》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

收藏家刘文杰为画册作序

尽管此前已通过各种途径看到过《南京大屠杀》,但在李自健的住处,当记者亲临现场目睹这幅巨作时,还是被其强烈的表现力震撼住了。

在我刚刚接触国画时,曾到过娘家湘潭齐白石艺术馆,那时因为完全不懂国画,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学习过一段时间后,对于国画有了初步印象,也临摹过白石老人的一些画作,但面对的都是一些印刷品,无法从缩小版的画册中窥见白石老人不凡的画技。

李自健在谈《南京大屠杀》的创作过程时,反复提到一个名字——星云大师。“如果没有星云大师的支持和理解,我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创作这样一幅作品,并如此引起世人的关注和日本人的恐慌。星云大师是我的指路明灯。”

白石老人(1864年-1957年)出身于草根,他曾在1956年的自述里写到——“酷好文艺,为之八十余年”,他的画作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花鸟鱼虫等活物在他的生花妙笔之下皆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以往在画册上见到的远远没有真迹给人带来的视觉效果和心灵撞击。

随后,记者在李自健的引领下,前往西来寺参访,不巧星云大师外出弘法,但西来寺恢宏的场面和静穆的气势让记者印象深刻。

夺金宝 6

此后,光明日报率先浓墨重彩地报道了李自健创作油画《南京大屠杀》的过程,以及这幅油画在世界各地展出过程中与日本右翼分子斗智斗勇的故事。这在国内媒体是第一家。

拍自画册

夺金宝,至于星云大师与油画之间的故事,以及他心中那种面对民族灾难永志不忘的悲悯情怀,记者限于当时版面没有给予过多的笔墨。恰值此次星云大师在京停留,不期然,他与记者再次讲起了这段故事。

夺金宝 7

星云大师说:“我出家的时候,师父给我起名叫‘今觉’,后来我在寺院读书,偶然在图书馆翻到一本王云五的辞典,里面有‘星云’两字,‘星云’是时空里面最大的。所以,我就想,我人虽还小,但应该将来在虚空天地之间有所作为,我就叫作‘星云’吧。”

拍自画册

在星云的生活中,对他影响最深的人是外婆。星云出生于1927年,据说生下来一边脸是红的,一边脸是白的,独特的外貌一度吓得母亲不敢喂他。

夺金宝 8

星云大师说:“我有个很好的外婆,她是做园田的,很勤劳,每天早上三四点起来铲菜挑到早市上卖,我也起来帮她的忙。我虽然年纪小,却很喜欢做家务。外婆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外婆是信佛的人,我后来出家完全是受她的影响。我觉得,像她那样慈悲,那样善良,那样祥和,在人间也是很不容易的。怎么样才能像她那样做人呢,出家做和尚可能就跟她一样了。”

拍自画册

星云从小就跟外婆出入寺庙,吃斋念佛。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外婆是一盏温暖的明灯。

夺金宝 9

然而,宁静的生活很快就被战乱打破。1937年12月13日,大雪纷飞,日寇攻占南京。10岁的星云披着被单,跟着外婆随逃难的人群一路向北方跑。回望南京城,火光冲天——日寇正在进行南京大屠杀。逃难中的星云和外婆在路上碰到了日军,苦难就此降临。

拍自画册

星云大师回忆道:“日本兵来了以后,在我的家乡扬州,四处烧杀抢掠,一个鬼子把我的外婆摔倒在稻草里,正要点火时,突然听到另一个鬼子说了句什么话,就走开了,外婆万幸躲过一死。类似这样的情况,我还经历过好几次。后来,年近60岁的外婆又被日本鬼子抓去煮饭,结果寒冬季节,外婆又不知什么原因被他们残忍地扔到长江外的运河里,水滔滔地流,外婆不会水,但因为冬天穿着棉衣,就在水上漂,她使劲扑腾抓住了一艘船的铁丝,才没有被冲到江里淹死。”

印象中,白石老人始终都是须发皆白的飘逸形象,他的画作在1922年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上引起世界轰动,时年59岁的他,便已是长须飘飘的形象。

战争的阴云不断影响着星云的生活,残暴的日寇烧毁了他的家乡江都小镇,四间草屋荡然无存。星云的父母都是老实农民,育有四个子女。动荡的战乱,让星云的父亲杳无音信,生死未卜。

从白石老人的画作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充满稚趣的老小孩。他的画讲究“似与不似为真似”,以“我自行我道”的勇猛开拓精神,终生笔耕不辍,他的进取精神还体现在年龄上,白石老人在七十四岁(1937年)时便自称七十七岁,看他在那幅绝世之作《牡丹图》的题款“九十六岁白石老人”便可知。

1939年,忧心忡忡的母亲带着星云沿着长江不断寻找父亲,可是仍没有任何消息。饥寒交迫的母子俩走进了南京栖霞寺,星云的命运就此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走近一件又一件白石真迹,耳边一次又一次传来众人的感慨声:真不愧是人民的艺术家!

星云大师说:“我遇到了一个师父,他问我:小朋友,你要出家吗?我被他问得很突然,彼此也不认识,怎么就问起你要不要出家呢?我说,要了。就有一个人来找我,说现在有一个人要收你做徒弟,你拜他做师父吧。就这样,我就看到了我的师父,庄严、清高。我心向往之,所以就亲近他。他问我,你出家吗?我说,出家。从此我就没有反悔过。”

在白石老人的九十幅真迹中,最让我欣喜的是那幅《寿桃图》,这幅真迹比平时在画册上看到的印刷品显得更加自然、鲜活,三只寿桃红润饱满,果皮吹弹可破,令人垂涎欲滴,闭上眼睛 ,仿佛三只寿桃已在眼前,清香扑鼻,咬上一口,果汁四溅……

在星云大师的记忆里,战争乱局痛苦残忍,外婆几次死里逃生,冥冥之中似乎有神明保佑。

夺金宝 10

对于出家,母亲是不答应的。星云大师说:“如果跟母亲回江都去,我没有未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出家的机会,有了一个师父,他肯收我做徒弟。我当时虽然不懂什么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但总觉得作为一个出家人可以服务社会,可以为大众做一点事情,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出家的祖庭在江苏宜兴大觉寺。”

现场拍摄

“如今,我已年近九旬,像我这样从战乱年代走过的人,都曾有过痛苦记忆,尤其是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南京大屠杀那场震惊世界的民族灾难,令人永不能忘。70多年过去了,大屠杀中残不忍睹的场面,至今仍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令人激愤难平。至今,日本一些人还不承认这段历史,我们对这一人类历史上最惨绝的悲剧,决不可忘记,决不能重演!

夺金宝 11

由此,我就想起20多年前在美国云游弘法。有一回,应邀到洛杉矶阿罕布拉市主持法会,主办人别出心裁,在进入会场的长廊两侧展出油画作为装饰。我不擅丹青,限于时间,只走马观花巡礼了一番。但当我的目光扫视到一幅名为《孕》的作品时,不禁驻足,画中的少女低头凝视,似乎正在屏息聆听隆起腹中胎儿的悸动,她若有所思,眉宇间充满了人母的慈晖,世间的一切真善美仿佛瞬间都集中在她身上,其道由何?‘孕’是宇宙中最善美的期待,而凡有‘待’者,皆需慈忍。慈者,和也;忍者,力也。这画作者是谁?竟能以一管彩笔,将‘孕’的含义阐释得如此玲珑剔透。

拍自画册

在一片诛伐扰攘的社会里,多希望有人如彼,能以爱心蘸沽笔尖,绘出人间的真实苦乐,将佛教的慈悲喜舍跃然纸上。我如是自忖。

还有那幅《鸡冠花》图,两对娇艳欲滴的鸡冠花呈辐射状态,俯仰生姿,或许刚下过一场小雨,深浅不一的绿叶衬托着花瓣愈发的鲜艳,花朵上还氤氲着一层水汽,地上两只稚嫩的小鸡正在低头觅食,趣味横生,不由得让人感叹:生命是如此多娇,生活是如此多姿!

几个月后,一个年轻人在朋友引介下,带着画具来到洛城的西来寺,为我作油画肖像。我开始一张张翻阅他随身带来的昔日画作小集,当那名为《孕》的画作,再度映入我的眼帘时,心中惊喜万分。哦,原来这幅画作,是这位年轻画家为他孕中妻子所作。

夺金宝 12

这位年轻人叫李自健,已从中国内地来到美国留学两年多了。在与他时间不长的交谈中,我已感觉到,眼前的这位年轻画家,有着非同寻常的生活根基和扎实的艺术功底,且满腔理想,不惧生活压力。我就建议他能将中国人坚韧不拔、不畏强暴、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在其作品中体现。

拍自画册

一天,在欣赏李自健的新作后,我向他问道:能否创作一幅表现南京大屠杀的油画?李自健当即表示,这恰是他曾经有过的创作欲望,只是过去限于条件未能如愿,如今有了星云大师的支持,他相信定能画出一幅大作。

夺金宝 13

几个月后,当我再次返回洛杉矶时,走进李自健的画室,一幅几乎占据了整个墙面的巨作,真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画面气势悲壮轩宇,颇有震撼人心之势,画幅中间,堆积如山的尸冢顶端,一个从母亲遗体血泊中爬出的孩童,对着苍天号哭呐喊,撕裂人心。画幅右侧,悲悯沉默的和尚俯首收尸,画幅左侧,砍头比赛的日本军官正挥刀狞笑。画作将佛法大慈大悲的至爱与日寇兽欲横流的法西斯暴行,形成了强烈而鲜明的对比。难怪当这幅画首次在洛杉矶展出的时候,能获得那样广大的回响,观者或热泪盈眶,或定神冥思,大家一看再看。

一根竹子也不会显得单调

记得,李自健带着这幅画到欧洲的荷兰展出时,日本政府气急败坏,动用了大使馆的力量阻止油画的展出。由此可见这幅反映南京大屠杀日本人暴行的画作戳中了日本某些人的要害,他们害怕世界人民了解事实真相。后来,在这幅画来到我们中国内地巡展时,我在展出结束以后把这幅画捐给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作为永久纪念。2013年4月20日,李自健又创作了一幅新的《南京大屠杀》画作捐给了北京的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当然,在白石老人漫长的艺术生涯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笔下的虾,在展区的入口便有三幅。

一次开示

在《众虾上游图》中,几十只形态各异的活虾争先恐后地往上游动,老虾着焦墨,大虾蘸浓墨,小虾用淡墨,虚实相间,笔断意连,眼睛突起,触须细而坚挺,直中有曲,疏密有致,群虾在浅溪中游走,似乎伸手拈起一根触须便可扯出一只虾来……

在中国紫檀博物馆举行的座谈会上,星云大师作了开示,开示中他着重阐明了“信仰是生命,没有信仰就没有灵魂。以退为进,以无为有,以众为我”的佛教人生观——

夺金宝 14

“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出生于江苏扬州一个穷苦家庭,没有上过学,没有见过学校,从小在佛门里参学,师父也不准我们看外面的世界,总是说,哪一样东西是你的?而要我们看自己的心。可是心怎么也看不到啊。慢慢地,我才发觉到原来自己心里充斥着贪欲、憎恨、嫉妒、无名烦恼,心地很肮脏。正如师父说的:‘要修心啊。’衣服破了要缝补,桌椅坏了要修理,心坏了也要修理。衣服脏了要清洗,心脏了也要洗净。

拍自画册

‘我’是什么?‘我们住在哪里?’有的人会说‘我们住在家里’,但家里过的是物质的、金钱的、感情的生活,有时候会互相对立,不一定长久,不能让我们的生命感觉到永恒。所以,我们要找寻不死的生命,就是要找到自己的心,找到自己的追求。

这些真迹有许多都是来自于年逾古稀的收藏家和鉴赏家刘文杰老先生的收藏,其中包括这幅《群虾上游图》,而且这幅画作是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展出。

说到佛,佛是什么样子呢?佛没有样子,佛如虚空。那么,虚空是什么样子?虚空没有样子。假如一定要说佛是什么,那就是我的心。皈依佛,就是找到自己心中的佛,点亮心灵的灯光,所谓‘千年暗室,一灯即明’,心灯一亮,万古晴空。

中国人讲究“书画同源”,白石老人书画俱佳,从每幅画的落款来看,字与画都是相得益彰。

所谓‘法’,世间上什么事情都要讲究法治、法律,讲求办法,有办法才能成功。当然,有佛法就更有办法了。什么是佛法?慈悲、忍耐、结缘、信心、服务、智慧都是佛法,如果你能在这当中随意用上一个,例如‘我要忍耐’‘我要服务’,你就有办法。

刘文杰老先生赞誉:齐白石是中国绘画史上,古往今来综合水平最高的国画巨匠。

法在佛教讲就是一个真理,也就是一般人常说的‘宇宙人生真理’,当初,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成正觉,觉悟的是什么?他觉悟宇宙人生真理就是缘起、中道,这是佛教的专有名词,不容易懂,用普通的话来解释,就是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能够单独存在,必须要有很多的因缘,要有很多的关系才能存在。

这次得以走近大师,在大师造就的艺术殿堂徜徉观摩,实乃幸事一桩!

比如说,建筑一栋华丽的房子,光是铺砖贴金还不行,要用瓦、灰、油漆、铁钉等很多的材料,众缘和合才能成就。国家提倡的‘和谐社会’,所谓‘和谐’,就好像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虽然都不一样,但是长得均匀,就是和谐,和谐就是美。衣服的颜色,有白的、蓝的、黄的、黑的,只要穿了合身,就有气质,就是美丽。酸、甜、苦、辣的菜,只要够味,就会很好吃。肠胃的功能不同,只要和谐,人就能健康。所以‘和谐社会’对全中国人来说,实在是根本的、重要的启示。

夺金宝 15

在我年轻的时候,云游四海,在全世界建了260多间寺庙,办了很多大学、中学、小学,那都不是几个人能做得来的事,而我能把这些事做成,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神通,我只是凭着心的力量,心甘情愿地做。我什么都不要,我没上街买过东西,我也没有存款,我只要我的心。

拍自画册

我在想,过去大家都是向外去找财富,找朋友,找住屋,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其实那些东西都不是真的,真正的财富,真正的宝贝在哪里?在你的心里。你不要向外看,要向内看,不要向有形有相的看,要向无形无相的看。如同‘我爱你’,爱是什么样子,说不出来,所能知道的,就是爱在我心里,佛也在我心里。

其二,在李自健油画展上遇见李自健,在观看他的作品后对油画有了一些初步认识。

一般人喜欢问:人生从哪里来?宇宙从哪里来?人生、宇宙都在我们的心里。你说虚空很大吗?其实就在我们的心里,所以,你要慢慢扩大心境,一个人心胸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一般人看到我寺庙好多,光大学就办了好多个,还办电视台、报纸,很富有,我倒觉得我很穷。为什么,这都不是我的呀,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成就的。我没有,我也不敢拥有,我不敢有这个贪心。

夺金宝 16

所以,讲起我们的生活,日子很好过,很幸福,很快乐,就是自己想得开,看得破,放得下。面对压力,自己要有力量,肯承担,肯负责。比如现在的年轻人找工作困难,为什么困难?因为你经不起人家考验。你要经得起人家考验,最重要的是要人家接受。我有礼貌,我有责任感,我很勤劳,我很负责,人家就很欢喜我了。那择业就不难了。

在美术馆购买的

作为一个人,不要天天想着人家怎样给我,应该想着怎样给人家什么东西。所以我们应该想到如何贡献这个社会。如何运用佛法帮助国家道德树立,心灵净化,风气开善,秩序良好,让‘中国梦’实现。佛家也讲‘梦’,佛家的‘中国梦’就是团结、爱国,让国家更强大,让全世界的人不要看不起中国人,不要批评我们是‘东亚病夫’。

夺金宝 17

10年前,经中央领导批准,同意把陕西法门寺佛指舍利交给我带到台湾供奉37天,满足台湾信众渴望一睹佛祖真身的愿景。当时我请了两架飞机恭迎。还记得,佛指舍利一到台湾,才2300万人口的台湾,至少有500万人跪在地上礼拜,他们心中没有想‘我们台湾,你们大陆’,他们想的是‘我们大陆的佛祖来了!’

李自健本人作序

大家都是中国人,我自己现在体力不好,但也要不惜老迈身体,以残障老人之躯,为了两岸和平,为了我是中国人,为了让台湾回归,我要尽我的心,尽我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1954年,李自健出生于湖南邵阳,自小被寄养农村,初中辍学,修过铁路,当过钳工,1982-1988年在长沙群众艺术馆供职,1988年自费赴美留学,1992年在美国洛杉矶举办首次油画个展,自此便展开了他的辉煌人生!

一笔书法

李自健1994年开创“人性与爱”艺术主题,先后在世界各国巡展,此后,他便以“人性与爱”的艺术主题进行绘画创作,他说:“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自己必须得用一生的努力去扎扎实实走完的路。”以画载道、行道天下”是他的奋斗目标与生活常态。

2013年4月20日,由文化部所属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台湾佛光山文教基金会共同举办的“星云大师一笔字书法展”在北京开幕。

他的300幅油画分布在四个展厅,这些作品又分为多个系列,有西藏系列、云南印象系列、红花被系列、牛童系列、汶川娃系列、乡土系列、乡土童年系列、家书系列、肖像系列……

开幕当天,由本报编辑郭红松创作的星云大师画像作为礼物,由文化部部长蔡武赠送给了星云大师。星云大师在中国紫檀博物馆丽华阁,有感于陈丽华馆长对中国文化的全心投入,当场挥毫泼墨。在谈起自己的书法作品时,星云大师强调:“我出身贫寒,字写得不好,请大家不要看我的字,而要看我的心。我有一颗诚心、一颗慈悲心、一颗中国心。”

当我走进李自健的油画展厅,便遇见他领着两个国际友人来到现场,他始终都是面带微笑的和蔼样子,与照片上看到的感觉一个样。

星云大师从未正式拜师学艺写书法,因为上门求字者众多,依弘法之需,他一写就是60年。凭借多年修行,星云大师的书法作品,展现出一种刚柔并济,既超脱世俗又融合现实的美感。

想不到我第一次参观油画展便是在如此大气和壮观的场馆,真是大开眼界,同时,我也对他的高产深深折服。

所谓“一笔字”,意谓一下笔、一沾墨,一挥而就,无论文字多寡,皆一笔而成。当一幅幅墨宝现于眼帘,众人赞叹,字如行云,气如山河,透触人心。

300幅作品,令人目不暇接!

殊不知,星云大师“一笔字”的创作与50多年前坎坷艰辛的弘法历程有关——

夺金宝 18

“2009年年底,信徒如常法师为我举办了‘一笔字书法展’,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说起这个因缘,还是拜疾病所赐。

拍自现场

我这一生与病为友,50多年前,因倡导影印《大藏经》,把腿压坏了,医生说恐有锯断之虞。我当时想:失去双脚,正好可以专心写文章。后来,心脏出了问题,我也想,正好体会‘人命在呼吸间’的可贵。40多年前,我因过度饥饿罹患了糖尿病,数十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些年糖尿病并发症使视力逐渐减弱,甚至人事物渐渐模糊看不清了。经过医院诊断,说我受糖尿病的影响,眼底完全钙化,没有医好的可能了。

夺金宝 19

2009年五六月间,我在佛光山,因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书,也不能看报纸,那做什么事好呢?想到一些读者经常要我签名,有些朋友、团体也要我替他们签署、写字,‘那就写字吧!’因为看不清,只能先算好字与字之间的距离有多大,一挥而就。如果一笔写不完,第二笔要下在哪里就不知道了。不管要写的话有多少字,只有凭着心里的衡量一笔完成,才能达到目的,所以叫‘一笔字’。

拍自现场

我觉得我这一生有3个缺点:第一,我是扬州人,乡音腔调至今改不了,尤其是多次学英文、日语,都没有成功;第二,我不会唱歌,梵呗唱诵不好,作为一个出家人感到很惭愧;第三,不会写字,因此就没有信心。所以我后来经常对人说,你们不可以看我的字,但可以看我的心。我心里还有一点慈悲心,可以给你们看。

夺金宝 20

大约是1980年,我在台北弘法,住在民权东路普门寺。一次寺里举行法会,因为寺庙很小,除了佛殿,很少有走动的空间,我就坐在一个信徒的位子上打发时间。刚巧这位信徒在桌子上留有毛笔、墨水、砚台,我就顺手在油印的白报纸上写字。这时有一位信徒走近我身旁,悄悄递给我一个红包。我一向不大愿意接受信徒的红包。我在普门寺进出,就算是和信徒讲话、说法,也都是从后台进、后台出,没有和信徒有个别接触。这一次这位信徒终于找到机会从我身边经过,把红包递给我。我打开一看,赫然10万元新台币。我赶紧找人把他叫回来,要退还给他,他怎么都不肯。那样的情况下,拉扯也不好看,我就拿起手边刚写好‘信解行证’四个字的一张纸说:‘好吧!这张纸就送给你。’我想,应该有个礼尚往来才是。

拍自现场

得到这张纸的信徒,把它拿到佛堂里跟人炫耀。在佛殿里,大约有400人在拜忏,听说这件事,也想要我送他们几个字。这位信徒就说:‘我是出了10万元供养,才有这张字的。’信徒们基于信仰,平常除了听法以外,也不容易跟我建立关系,纷纷借这个机会说:我们也要出10万元,请大师送一张字给我们。

夺金宝 21

信徒的盛情不好冷落,第一天我就写了400多张字。因为平常没有练字,写得我手疼腰酸背痛。第二天,又是一场法会,也有400人左右,又纷纷前来跟我求字,也是以10万元作为供养。

拍自现场

就这样,我忽然收到好几千万元。我从小在寺院长大,没有用钱的习惯,忽然有了这么多钱,怎么办才好呢?我这一生,与其说是一个和尚,不如说是一个办教育的人,那时正好在美国洛杉矶准备要筹建西来大学,就把慈庄法师找来说:‘这些钱够你去筹备了。’不管字好与不好,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可以借由写字的因缘,写出一个西来大学,鼓励了我对写字的信心。

夺金宝 22

有人帮我计算,每一幅字大约在30秒左右完成,但要裁纸,要磨墨,揣摩写什么内容,一幅字不是几分钟所能完成的。有时写得顺,就会愈写愈得劲;有时写得慢,甚至还要一边写一边酝酿下一张要写什么句子。信徒们看到这样的情形,也会劝我搁笔做个‘中场休息’。我总是想,笔已沾了墨,就不要中断,浪费磨好的墨水。这种‘一时’‘一笔字’‘一以贯之’的行事准则,也是我一生做事的信念。

拍自现场

今后,希望这‘一笔字’的缘分,能为社会的公益服务永续经营,为所有捐献的人祈福。希望信徒把我的一瓣心香带回家,那就是我虔诚的祝祷。”

在李自健的300副油画作品中,最负盛名的要数《南京大屠杀》,这也是他的成名之作。 1991年-1992年在美国闭关500余日夜,完成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百幅油画作品, 1992年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首次油画个展中,震惊中外,现收藏于江苏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第二稿于2003年收藏于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参考《李自健油画》自序),我们在展馆见到的《南京大屠杀》是李自健于2015年花费两百多天所创, 较之前两幅的篇幅更大,高315cm宽445cm,这幅鸿篇巨制是李自健美术馆的镇馆之作。

夺金宝 23

拍自现场

画面中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左侧是两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日本军官,中间是一个新生的中国婴孩在母亲裸露的胸前哭喊, 右侧是一个僧人在收拾尸体。虽然画面是静止的,但我的心情却是澎湃的,伫立在画作之前, 仿佛能听见那阵阵哭天喊地的惨叫声,还有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以及僧人拖动尸体的声音与日本军官刺耳的狞笑声交织在一起,直击人心 ……

在所有画系中,我最爱的是红花被系列和放牛娃系列。

夺金宝 24

拍自现场

夺金宝 25

拍自现场

夺金宝 26

拍自现场

夺金宝 27

拍自现场

夺金宝 28

拍自现场

夺金宝 29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0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1

拍自现场

正如李自健本人所说:一件作品就如同一个生灵,画者赋予它们生命,它们会传递画者的心声;能将画者的理念追求、人生历练、爱恨情仇,一起带向世界,带给众生。

在我的回忆中红花被曾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原本以为他们已经随着历史的变迁被时代所遗忘,现在却在李自健的画中,再次见到。鲜艳明丽的画面色彩唤起了我对过去的回忆。

小时候妈妈和两个姨妈围在一起缝着红花被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

其三是观看的星云大师一笔字书法展览。

夺金宝 32

来自网络

在历史中,与艺术结缘的僧人有隋唐之际的智勇和尚,曾撰写王羲之《千字文》800本,分赠给江浙各个寺庙;还有近代的弘一法师李叔同,他也是多才多艺,那首《送别》,是小时候耳熟能详的儿歌:长亭外,古道边……

星云大师何许人也?1927年出生于江苏江都。1938年于南京栖霞山礼宜兴大觉寺志开上人出家,1947年焦山佛学院毕业……星云大师出家70余年,在全球创建200余所寺院,16所佛教学院,23所美术馆,26所图书馆……半个世纪以来,还先后成立数十所佛光医院,创办多所育幼院、佛光精舍、慈悲基金会……

他是南京大屠杀的见证人,更是李子健的贵人。李自健的油画《南京大屠杀》便是在星云大师的鼎力支持下完成的。

说到星云大师的一笔字,是因为大师在40年前曾因为过度饥饿,罹患了糖尿病。导致近年眼花,加上年事已高,视力逐渐减弱,眼底完全钙化已经看不清楚,只能算好字与字之间的距离而下笔,一挥而就,不管要写的这句话有多少个字,都要一笔完成,所以便叫一笔字。

星云大师对于自己一笔字的评价非常中肯,他说:“不要看我的字,请看我的心。”

只这一句话,便足以让人尊敬!

夺金宝 33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4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5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6

拍自现场

夺金宝 37

拍自现场

三位大师都是贫寒出生,且都是一路奋发打拼而至名满天下,值得学习!

向大师致敬!


小贴士:在齐白石展厅出入口有白石老人的精美画册购买,非常清晰,色彩非常接近真迹。

齐白石画展时间为:2018.3.31-5.31日,需要门票60元/张,注意,星期一闭馆!!

排版和整理图片比写文章花费的时间要多得多,从晚上7点一直弄到夜里11:30,不过想想大师们的成长之路,便也不觉得苦和累了!

本文由夺金宝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夺金宝:弘法利生,去塞内加尔达喀尔李自健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