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中国史

当前位置:夺金宝 > 历史 / 中国史 > 他们都是谁,扒一扒潘金莲生命中的7个男人

他们都是谁,扒一扒潘金莲生命中的7个男人

来源:http://www.gxqchy.com 作者:夺金宝 时间:2019-10-24 01:01

潘金莲是《金瓶梅》中很重要的一个女主。

夺金宝 1潘金莲与西门庆 潘金莲是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中着墨颇多的女性,在小说中,她与多位男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下就来扒一扒她生命中的七个男人。 张大户 第一个觊觎潘金莲美貌的是张大户,那时的潘金莲还是个乖乖女,当时在张大户家做事。正是花季雨季,长得格外水灵,这张大户便动了自己的歪心思,居然要收潘金莲为妾。可惜老婆不允,看管甚严,不过张大户仍然贼心不死。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了。正是:莫讶天台相见晚,刘郎还是老刘郎。大户自从收用金莲之后,不觉身上添了四五件病症。端的悄五件?第一腰便添疼,第二眼便添泪,第三耳便添聋,第四鼻便添涕,第五尿便添滴。想起苏东坡调侃张先八十岁还纳妾的诗歌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细细想想,果然如此。 武大郎 武大郎虽然是三寸丁枯树皮,确实潘金莲结婚证上实实在在的男人。和张大户相比,年龄上自然占优势。当初下嫁武大郎也是张大户想着占便宜。大户家下人都说武大忠厚,见无妻小,又住着宅内房儿,堪可与他。这大户早晚还要看觑此女,因此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为妻。这武大自从娶了金莲,大户甚是看顾他。若武大没本钱做炊饼,大户私与他银两。武大若挑担儿出去,大户候无人,便踅入房中与金莲厮会。武大虽一时撞见,原是他的行货,不敢声言。朝来暮往,也有多时。忽一日大户得患阴寒病症,呜呼死了。不过在潘金莲心里,对武大郎有着非常的不满足:“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何故将我嫁与这样个货!每日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只是一味酸酒,着紧处却是锥钯也不动。奴端的悄世里悔气,却嫁了他!是好苦也!” 夺金宝,武松 这是潘金莲做梦都想嫁的人。潘金莲看了武松身材凛凛,相貌堂堂,又想他打死了那大虫,毕竟有千百斤气力。口中不说,心下思量道:“一母所生的兄弟,怎生我家那身不满尺的丁树,三分似人七分似鬼,奴那世里遭瘟撞着他来!如今看起武松这般人壮健,何不叫他搬来我家住?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西门庆 妇人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被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那人头上。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个眼色儿。可见潘金莲第一次见到西门庆从心里就醉了,到最后春风几度,暗渡良宵,好不快乐。 西门庆的小厮 潘金莲嫁到西门府上,因为多日得不到西门庆的眷顾,便写下相思诗一首:黄昏想,白日思,盼杀人多情不至。因他为他憔悴死,可怜也绣衾独自!灯将残,人睡也,空留得半窗明月。眠心硬,浑似铁,这凄凉怎捱今夜?结果西门正与妓女鬼混,被西门庆撕掉。从此让潘金莲的心很受伤,单表金莲归到房中,捱一刻似三秋,盼一时如半夏。知道西门庆不来家,把两个丫头打发睡了,推往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上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一处。当然西门庆最后很是恼火,潘金莲遭到毒打。 西门庆的女婿 西门庆的女婿对潘金莲一直有好感。也难怪二人年岁相当,自然对潘金莲垂涎三尺。却说西门庆席上,见女婿陈敬济没酒,分咐潘金莲去递一巡儿。这金莲连忙下来,满斟杯酒,笑嘻嘻递与敬济,说道:“姐夫,你爹分咐,好歹饮奴这杯酒儿。”敬济一壁接酒,一面把眼儿斜溜妇人,说:“五娘请尊便,等儿子慢慢吃!”妇人将身子把灯影着,左手执酒,刚待的敬济将手来接,右手向他手背只一捻,这敬济一面把眼瞧着众人,一面在下戏把金莲小脚儿踢了一下。妇人微笑,低声道:“怪油嘴,你丈人瞧着待怎么?”两个在暗地里调情顽耍,众人倒不曾看出来。后来果然做到一处。 王婆的儿子王潮 却说金莲到王婆家,王婆安插他在里间,晚夕同他一处睡。他儿子王潮儿,也长成一条大汉,笼起头去了,还未有妻室,外间支着床睡。这潘金莲次日依旧打扮,乔眉乔眼在帘下看人,无事坐在炕上,不是描眉画眼,就是弹弄琵琶。王婆不在,就和王潮儿斗叶儿、下棋。那王婆自去扫面,喂养驴子,不去管他。朝来暮去,又把王潮儿刮剌上了。晚间等的王婆子睡着了,妇人推下炕溺尿,走出外间床上,和王潮儿两个干,摇的床子一片响声。

终其一生,她都是在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唯一的资本来求得生存和改变自己命运以争取自己的幸福和权力。

她也只有在身体欲望的满足中才能感觉到自身和幸福的存在。

下面介绍与她有性关系的男人。

一、张大户。

潘金莲出身于低微的裁缝之家,九岁被卖到王招宣府里,“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珠”“做张做势,乔模乔样”,王招宣死后,她又被卖到张大户家,十八岁时被张大户收用,张大户是潘金莲第一个男人。

二、武大郎。

张大户自从收用金莲之后,不觉身上添了四五件病症。端的那五件?第一腰便添疼,第二眼便添泪,第三耳便添聋,第四鼻便添涕,第五尿便添滴。张大户严厉的主家婆知道此事后,张大户又把她嫁给了“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张大户为了继续占有潘金莲,把她白白送与了武大为妻。论相貌,武大被人讥为“三寸丁,谷树皮”,足见其人物之猥琐;论能力,武大连卖炊饼的本钱都要靠张大户接济;论人品,只为潘金莲是张大户白白送与了他的,且还不时接济他钱财,便对金莲与大户的私通睁只眼闭只眼。

三、西门庆。

因叉杆误打中西门庆,潘金莲得以与西门庆相识。潘金莲见西门庆“生得十分博浪”,“张生般庞儿,潘安得貌儿”,便一见钟情,又见他“风流浮浪,语言甜净,更加几分留恋”,后来成了西门庆第五房。

四、琴童。

潘金莲也许是报复西门庆、发泄心中的怨恨,也许是难耐熊熊的欲火,用酒将仆人琴童灌晕,和其偷情,之后发展到天天偷情通奸。后来,西门庆知道后,被潘金莲、春梅、琴童蒙混过去,但潘金莲和琴童的一顿鞭子是少不了的。

五、陈敬济。

潘金莲的第五个男人是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第二十八回让陈敬济帮潘金莲找回那只“金莲”鞋,而潘金莲回赠一方汗巾;第五十三回中这女婿与“五娘”便开始在卷棚偷情幽欢。西门庆死后,陈经济无日不与潘金莲调笑,一夜,趁前边无人:这金莲赶眼错,捏了经济一把,说道:“我儿,你娘今日可成就了你罢。”黑影里抽身钻入他房内,更不答话,到次日,这小伙儿尝着这个甜头儿,早辰走到金莲房来,与金莲一里一外隔着窗户眼儿咂舌头。第八十二回:话说潘金莲与陈经济,自从西门庆孝堂,在厢房里得手之后两个尝着甜头儿,日逐白日偷寒,黄昏送暖还有疑问么?

六、王潮儿。

待西门庆一死,这潘金莲更是每天与陈敬济勾搭,还怀了身孕。丑行曝光后,大娘吴月娘趁机将潘金莲逐出西门府。潘金莲只得再投靠茶坊王婆,很快便与王婆刚成年的儿子王潮儿勾搭成奸。第八十六回说这潘金莲与王潮儿弄得床子一片响声,王婆问是啥声音?王潮儿道:是猫咬老鼠。

上述六人,便是《金瓶梅》中与潘金莲有床帏之欢的男人。应该还有一人是武二郎,面对潘金莲的引诱,武二郎没有乱伦,所以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但是潘金莲最后死在自己心仪男人手中,也算是潘金莲一个不错的归宿吧!

本文由夺金宝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都是谁,扒一扒潘金莲生命中的7个男人

关键词:

上一篇:唐太宗为什么想立李恪为太子

下一篇:没有了